關於部落格
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是心和心之間的對話。
  • 13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AY. 七日邂逅

DAY. 1 < 初遇> 群山蓊鬱綿延。 草坡。 水面。 草坡。 夕陽在遠方的峰巒之間露出了一半,水天一色,餘輝映照在水面上變成了令人炫目的紫色。 「啊,找到了。」 今天也是一樣,我暗自想。長髮及腰的女孩突然出現之後的每天,這個時候都會出現在這裡。 已經一個禮拜了。 我一直在猶豫應該怎麼開口才好,結果竟然就這樣遠遠地望著她一個禮拜,接著就騎著自行車離開。雖然這樣的話好像很不禮貌,可是在她突然出現之前,這片河岸原本是屬於我的,所以───真是令人苦惱啊。 到底該怎麼辦呢…? 想著想著想到出了神。 「呐!」 「咦…咦------??!」定睛一看,原本背對自己的女孩已經側著身看著我,細緻的臉龐相當白皙,不過應該說是略微少了些血色,她沒有留瀏海,如黑色絲緞般的長髮披在她的左肩上,因為是側身所以看不清楚她右半部的臉,不過可以知道她的五官都一定很端正,眼睛不大,與其說是洋娃娃,其實更像是陶瓷娃娃呢。總之真的好漂亮喔,我那個時候臉一定很紅吧。 「呐,午安。」本質甜美但略帶沙啞的聲音這麼對我說,她好像正很開心的笑著,因為我聽到了傳來了跳躍的聲音律動。 我猶豫地盯著她好一陣子,她沒有把頭再轉回去,給人的那種舒服的感覺也絲毫不減。 我低頭看看手錶,還很早,然後再抬起頭來看看她,她好像還是很開心地笑著。 然後,我從自行車上面下來,小心翼翼的推著它下了草坡,一個禮拜的第一次。我知道自己的心臟很激動的鼓譟著,不過腦子裡卻是出奇地冷靜。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我其實很期待吧。 然後我慢慢的把自行車停在她旁邊,放下了停車架之後,在自行車和她中間空出來的一小塊草坡坐了下來。 「呃…那個…,妳好。」 「妳好,午安。」 快被自己愚蠢的官方式招呼給打敗了啊。 我這麼想的同時,很認真地看著我的她───這次我們的距離很近了───仍舊非常開心地笑著。 「喔。」 我覺得自己的臉好像更紅了,所以忍不住把頭別了過去。現在想想,那時候那樣做說不定是很沒禮貌的事吧。 「我呢,」我沒敢看她,所以也不能很篤定地說,不過她聲音的方向似乎也改變了───和我一樣,面向潺潺水流和較遠方的草坡,以及山和天空。原本排徊的夕陽幾乎要隱埋在峰巒之下了,這時晚霞的顏色也更加地濃烈了「一個禮拜前發現這裡的時候,真的好開心呦,因為這個景色真的很美…啊,我住在很遙遠的那個地方───所以真的是很巧合才會遇到它呢。」 她這麼說的時候,聲音聽起來真的好開心的樣子。 「喔───很遠啊──────」 那是哪裡,我暗自想沒問出聲。 我家離這裡很近,所以國中的時候就發現它了,之後的每天───天氣好的話───都會來這裡,當然也是覺得很棒才會留下來的。 真的很美呦。 山, 草坡, 河水, 草坡, 最美的還是天空了。向晚時候的景色很漂亮,但是我也很喜歡以藍天做襯底,層層堆疊至高空的乳白色積雲,或是一絲絲被梳開的蒼白色捲雲。 「然後…」她稍稍停頓了一下,我下意識轉頭看她「妳出現了。」 「咦…咦…??!」 一個禮拜前?!!意思是一開始就發現了嗎?我這個人… 「嗯-──啊!」她把擺在身後的雙臂一撐,從草坡上一股作氣站了起來,我也只好跟著照做,她看著我非常認真,不過看起來還是在笑「第一天剛來的時候,以為妳是路過而已,不過接連幾天我覺得就不是那樣了,所以呢,」她露出好像是不好意思的表情「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跟妳說話呢,因為我怕會很突兀呢。真是抱歉啊,應該早點叫妳的…妳習慣來這裡吧。」 居然變成這樣…不是有人說直腦筋的人有時候比較幸福嗎?───啊啊,想太多了─── 「噗嗤。」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可是馬上又因為覺得很丟臉,所以反射性地捂住了嘴巴。視線偏偏無法從她身上移開啊!這次臉脹紅到連耳根都感到灼熱了────── 不行啊! 「噗───呵呵呵呵呵──────」 反而是她笑了。而且,真的是非───常開心的笑著。完全不解釋,可是能夠很清楚的知道並不是在嘲笑我。 「哈、哈哈哈哈哈──────」結果我也忍不住開始大笑。 「好奇怪喲!」那時候經過河堤的小孩說不定有這麼大叫著看著我們,不過那時候的我真的是莫名的開心,好像是不說話就能夠知道了,能夠真切地知道彼此的心意。 到現在才明白。 終於遇到了。 真的, 好高興喔。 「呐,你叫什麼名字呢?」離開前她這麼問我。 「………」 我想說我不知道。因為我討厭那個名字。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卻非常討厭那個名字。 或許在我的心中,只想要反抗。 反抗自己的存在,和莫名地就代表了"我"的這個"符號"。 跟別人說他們也無法理解,甚至以為我只是在說笑… 於是越來越莫名地感到害怕。 害怕一個莫名的自己,連帶地這個世界也變得蠻不講理。 「這樣啊,你還沒有嗎?」 「咦?」 「名字。」她認真地看著我說,微笑的她讓人覺得非常安心。 「………」 「啊───那可就糟了呢───因為名字非常重要。次元中的一切,如果失去這股『力量』的話,是無法被稱作為『存在』的。」 「耶?…」什麼啊… 「名字?」 「呵呵呵~要解釋的話會很抽象喔。───知道嗎……」她稍微停頓了一下,低頭好像要找什麼,不過依舊帶著很棒的笑容,看起來一點也不感到困擾的樣子「就像是那塊小石頭。妳必須先意識到它的『存在』,然後這股認知『存在』的力量,即使再不經意,就像是對它下了『咒』───對人簡單地來說就是一個『名字』吧───如此一來,它才算是真的『存在』。相反地,沒有意識到任何『有什麼』的存在的話,那麼,也就『什麼』都不能說是『存在』著的了。」 「這裡… 名字… 咒… 和…『存在』───」 我反覆低語著這些斷斷續續的辭彙,彷彿熟悉卻又非常陌生。 到目前為止,我短短不過 15 年的人生,充斥著徬徨與矛盾。 媽媽說的話,學校敎的事,要遵守的秩序,即使全部都做到了卻偏偏沒有人告訴我人活著的意義。 越是摸索越是思索,就越是覺得自己不過是渺小而毫無份量的存在。 然後就覺得死掉也是可以的。 我懂了。 萬物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有著意識和意義,所以,它們和他們都有個名字。至於我,不被需要的存在,其實根本就不存在的,所以,我才討厭自己的名字。 突然下雨了嗎? 「呐,」突然非常溫柔的聲音這麼問我 「妳喜歡天空嗎?」 「……!」我看著她,漂亮的臉龐因為若有似無的微笑變得更加美麗。 我突然覺得這樣的場景就好像一個醜陋的人類遇見了無瑕的天使。 搞不好她真的是天使,現在我回想起來還是忍不住這樣想。 「呐, 妳…喜歡天空嗎?」 「──────……」我的臉上,手背上和學校的制服上此時都是濡濕一片,也沒有其它可以擦乾它們的東西,所以看起來一定很恐怖吧,搞不好會嚇到她呢。我沒再看著她,只是慢慢地轉頭望著已經轉為昏暗的遠方天空,太陽早已西沉。 「……嗯,當然喜歡了。 我就是因為喜歡天空,才來這裡的…這裡的天空好美,就算每天都來也看不膩。 我常常想,就算是這個紛擾污穢的世界啊…也還是會有這麼美的天空呢…看著看著…就覺得好感動喔……」 「嗯,我也是呦。」她發出了「嘻嘻」的笑聲,果然是個爽朗的人啊。 「這樣,是天空啊─── 呐,我決定了,我要叫妳『小天』───」 「咦?」 我忍不住望向她。 此時的她笑容很深邃,就像突然想通什麼一樣,非常開心的表情。 「小…天?」是在叫我嗎? 「嗯嗯。這是我幫妳想的名字呦。我覺得這很適合妳呢。」 我抬頭看著這片天空,月亮被深藍近黑的薄薄雲絲遮住了所以看不見。 我所迷戀的…這偌大的空間,現在,我將以之為名嗎? 我看著她問,是嗎,她笑著回答我說,嗯。”小天”。我想那樣叫妳。 小天… 啊啊…… 怎麼有一種如獲重生的感覺啊… 真是太誇張了……… 可是─── 現在我真的能夠被賦予一項存在的意義,然後繼續活下去嗎? 我覺得好高興… 心中翻騰停不下來…明明很愚蠢的不是嗎?明明是件小事罷了不是嗎? 我卻覺得好高興喔…… 「嗯嗯,是我…」 現在有個人,很認真地看見我存在了啊「我是…」 「『小天』。」 DAY. 2 < sky & love & peace> 今天提早到了。 群山蓊鬱綿延。 草坡。 水面。 草坡。 目視。 夕陽的位置比昨天高了幾度仰角。 同心圓的內圈染上了紫色的光芒。四周未擴散地區的水天一色,橘黃色調與內圈之間並沒有不協調感,只是仔細一看,更遠處似乎有著幾絲深藍色捲雲。 我坐在草坡上,旁邊停放著立起腳架的自行車,欣賞著一點一點,慢慢加深顏色的晚霞。 「啊,找到了。」聲音在耳畔響起。 「呐,午安。」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獨特嗓音,對著我打招呼。 「啊啊…」我轉頭望向她, 「『小綠』。」 「是。」跟昨天一樣,小綠略微少了血色的臉龐掛著陽光般的溫暖笑容。 很奇怪,昨天以前還是陌生人的我們,現在我卻感覺小綠和我擁有著相同的頻率和相同的默契。我看著小綠,忍不住想,這是不是代表著我和她的靈魂有一部分是重疊的呢? 名字也是一樣的。 彼此所認定的彼此就是這樣的形象。 這才是名字之所以存在的意義。 也比什麼都能代表自己。 因為心中的那個自己終於有個歸宿。 存在的意義突然就濃縮在短短的兩個字裡。 然後再無限擴張。 只是,小綠,妳也這麼想嗎? 「呐,」纖長的手指在我眼前揮動,思緒才又被瞬間拉回來「在想什麼呢?」 「沒事。」我說,但是小綠看著我笑,糟糕,總覺得她知道我在想什麼。 「…… 小綠。」 「是。」 「妳喜歡這個名字嗎?」 那一瞬間,我好像看見小綠的瞳孔中閃過一絲波光,像太陽的光芒映照在湖面上突起的漣漪,不斷湧動的波光粼粼。但是漣漪卻也在那一瞬間倏然停止,回歸只是映照在湖面上的絢爛光芒。 我怔著看著她的變化。 又是微笑的臉。 那時候的我…真的是太笨拙了,以至於沒去多想那波光的意義。 小綠,如果我能夠理解妳眼裡傳來的訊息,是不是今天的一切都會很不一樣?是不是我們的未來就會有所改變? 我不知道,因為那個時候的未來現在已經發生了。 變成一個無法挽回也無法扭轉的過去。 「嗯。我很喜歡呦。」 小綠笑著說。我還恍恍惚惚的。 「LOVE & PEACE .」 「咦咦,是、是嗎?」 愛與和平? 再看看小綠的笑臉,我彷彿聽見天使拍動翅膀的聲音。 嘖嘖,中毒太深。 「呐,」 喔? 一張故作生氣卻仍然美麗的臉。 「在想什麼呢?我在問你話呦。」 「喔,抱、抱歉。 …妳問了什麼?」 突然小綠收起笑臉,認真的她兩頰微微泛紅「那,小天喜歡這個名字嗎?」 啊。 哈哈哈。原來是要問這個。 這個看起來會永遠都掛著招牌微笑的天使,也會緊張自己替人類取的名字人類喜不喜歡嗎? 此時颳起了一陣風穿過我耳際,撩起她髮絲,像反方向的青草地掠去。 不管是雜草還是野花,是枝葉繁密的大樹還是鮮翠欲滴的遠山,萬物被風搔過都沙沙地笑著。 我看著她。 依舊泛紅的臉。 然後伸手幫她整理被風吹亂的長髮。 忘了注意她的瘦弱身子有什麼反應,這個時候的她又在想什麼。 回到第一天我出奇鼓噪的心臟和出奇冷靜的腦子。 我很像是一頭沈寂已久的猛獸。 「嗯!超喜歡的。」 Day. 3 < 狂夜> 突然狂風暴雨。 視線變得昏暗。厚重的積雨雲把天空壓得很低。 這城市,變得比以往都還要來得陰鬱,排氣管發出的低鳴卻又震耳欲聾。 有時候真覺得這世界吵死了。 好想好想飛,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放學的鐘聲也在此刻響起。 「下雨了…早上還出大太陽的。」 我看了看窗外,說到底還是討厭下雨的上學天。 聽到我的話,阿九看了看窗外,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又來了。 「靠─── 幹麻啦──────」我看著阿九對著帶著邪惡笑容離去的C君吼著。 又來了。 一個老欺負人的人老是欺負一個老被欺負的人。 實在搞不懂從背後偷敲阿九的頭真的那麼好玩嗎? 不過,還是, 算了。 「喂。」 「幹麻?」匆忙的神色和音調,阿九迅速地收拾著書包。 有時候真覺得我行我素的人最可怕了。 「妳有帶傘嗎?」 「沒啊。」 「去。 原本還指望妳咧。」 「關我屁事喔。而且淋雨又不會死人。」 「…會禿頭喔。」 「……」 「……」 「掰掰。」疾速像逃難般的背影。 「嗯~小心不要感冒了~掰。」 又來了。 怎麼就突然下大雨了啊? 嘩啦嘩啦心中有個微弱的聲音,哪裡傳來收訊不良的頻道? 有時候真覺得自己與這個世界好像脫軌了。 好想飛到一個什麼地方去喔,但那到底是哪裡呢? 我也不知道。  好蠢。 靜靜地我看著阿九快步走出教室門口, 然後消失在樓梯的轉角。 今天又這樣過去了。 真是。 早就說過,最討厭這種狂風暴雨的天氣了。 天色變得很深,根本不像甫過四點的天空。 我,低著頭,抓緊書包,加急趕路,斜飛而來的雨水撲面,入侵,整個眼球佈滿了原本應是熬夜的人特有的血絲,現在的我,模樣一定很狼狽吧。感覺著自己的心臟在抓狂,想要掙脫這副臭皮囊的束縛。世界也突然變得更吵,所有的聲響都不自覺被放大了數倍。 對了… 她……今天也會在嗎──────? 群山蓊鬱綿延。 草坡。 水面。 草坡。 可惜平日的美景被如針線不絕的細雨和灰色霧幕般的夜空遮蔽了視線。 雨勢是轉小了,但天色仍舊沒變。 眼前只剩一片矇矓,水氣氤氳。 一旁的路燈很沒力,發出泛黃的呻吟。 「啊…」 漆黑中,草坡上有個人影。 毫不猶疑,絕對就是小綠。 我還不是很習慣她略顯瘦削的身軀與蒼白的膚色。 不過那就是她沒錯。 如果說小綠就是那種天生會有股強烈存在感的人一點也不為過。 總覺得自己是『感覺』到她的存在的。 就像天使頭上會有光環背上會有翅膀一樣。 很好認的。 「小、小綠───」 咳咳,吃到雨水了。 好苦啊。 「啊,小天。」 小綠並沒有任何的防禦措施,居然就這樣任憑雨水打在身上。渾身溼透的她,頭髮顯得有些凌亂,但是,小綠還是在笑,笑著抬頭看我。 「為什麼不回家啊───這麼大的雨───」 「嗯嗯,」小綠搖頭笑了笑「就是不想回家而已。」 那時候的小綠,表情看起來很輕鬆,應該說感覺起來她好像很享受淋雨的樂趣。 不過,妳真正的想法到底是什麼呢? 因為我實在是太遲鈍了,所以並沒有追問妳不想回家的理由,甚至還以為妳只是喜歡淋雨而已…每個人喜歡淋雨的理由都不一樣吧。為什麼我那個時候並沒有追問妳呢? 現在的我很想知道,但是所有關於妳的問題的答案,都已經變成無解的問題了。 沒有答案的問題,其實就等於沒有意義吧。 原來我的人生,真的是充斥著毫無意義的東西。 「咦───是、是喔。」我困惑地看著小綠微笑的臉,為什麼被淋成這樣還能維持天使的形象啊…「可、可是,也不能就這樣───咳咳───這樣會感冒的───」 「我不要緊。妳先回家吧。」那時候小綠的笑容看起來很溫暖也很真誠,找不到一絲勉強。 雨勢變的更小了,可是風更狂了,夜也更深了。 「那,不介意的話…去我家吧。」 那天從草坡到我家12分鐘的路程,我們緊握著彼此的手向前狂奔。突然,雨啊,風啊,夜啊,什麼的,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只剩兩雙緊握的手。 「呼哈───」大口喘著氣,到了。 「這就是妳家嗎。」 「嗯嗯。我家。」 從書包掏出鑰匙。 開門。 然後放開到剛剛為止都還緊握著的手。 「請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